鬼谷子网

5G技术战争:华为的全球扩张和美国的抵抗

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已经扩张了20多年,现在已经成为一家全球跨国公司,声称在5G领域占据主导地位。

然而,自华为的女儿孟晚舟于2018年底被捕以来,华为对世界各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的问题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美国情报机构指出,华为的网络设备可能会打开一扇“后门”,或者允许小日本从事间谍活动。

因此,美国呼吁抵制华为的渗透,并敦促盟国效仿。

尽管华为在海外遇到了许多困难,但它仍声称形势良好。

展望5G新时代,在美国对抗华为渗透的斗争中,谁会赢,谁会输?5G技术vs 5G指的是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其峰值理论传输速度可达每秒10Gb,比4G网络快数百倍。

它可以连接更多的终端设备,并为机器人、自动驾驶汽车、远程教育、医疗等提供服务网络。,以便物联网、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能够得到更广泛的应用。随着5G的应用,社会的各个领域都有可能发生重大变化。

在提升消费者体验的同时,5G网络的发展也会给国家安全带来风险。

5G网络所依赖的复杂软件适应性强,会自动更新。

这意味着5G服务提供商可以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更改数据,甚至插入“后门”来拦截政府、情报机构和企业之间的通信。

从2018年开始,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美国政府开始审查华为的设备和技术。

去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法案,禁止美国政府人员和政府承包商使用华为和中兴的技术、产品和零部件,并敦促盟国效仿。

特朗普政府认为5G是一个战略领域。任何主导5G技术的国家都将在未来拥有经济和军事优势。如果中国这个与美国意识形态不同的威权国家占据这一优势,美国及其盟友将处于危险之中。

美国议员、政府和情报官员普遍认为,华为的设备可以被日本用来收集情报。

日本《国家情报法》第7条规定,任何组织和公民都应“依法”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

自去年以来,美国以“安全问题”为由,敦促欧盟和其他“盟友”禁止华为参与当地5G建设。

最近,美国国务卿庞贝表示,他希望说服欧盟对华为采取强硬路线。

但是“因为情报官员是实用主义者,而不是政治家,他们需要管理现实世界中的风险。

4月初,该报告称,美国安全官员正在考虑如何防止互联网连接造成的破坏性攻击和潜在间谍活动。

该报告称,尽管美国官员没有放弃敦促其他国家阻止华为参与5G建设,但他们也认识到,许多国家已经在5G建设中使用了低成本的华为设备。

在另一份报告中,美国官员目前的做法被直接称为“乙计划”,是“后华为未来”的替代方案

他们已经开始讨论采取加密、分段化网络组件以及设置更高安全标准等手段保护关键系统。他们已经开始讨论保护关键系统的方法,例如加密、网络组件分段和设置更高的安全标准。

华为布局发展中国家再次渗透发达国家华为是由任郑飞在1987年创立的,当时他只有很小的日本军事背景。

经过30多年的发展,它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通信设备供应商和世界上第三大智能手机制造商。

根据《华为的管理变革》一书,1994年,任郑飞提出“10年后,世界通信行业将分为三部分,华为将参与其中”。

华为1996年进入俄罗斯市场,1997年进入拉丁美洲,1998年进入非洲,2000年进入亚洲。

到2005年,华为已经扩展到世界各地,并建立了许多海外子公司。

华为早期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采取了“播种”的策略,即注重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的国际化,然后慢慢渗透到发达国家的市场。

任郑飞在一次演讲中说:“当我们计划国际化时,所有肥沃的土地都被西方公司占据了。

只有那些荒凉、贫瘠和未开发的地方才是我们扩张的机会。

“到2008年,华为75%的销售额来自中国以外的市场。

“华为管理变革”是指2009年华为第一个5G R&D团队的成立。

近年来,为了发展5G,华为开展了一系列合作活动。

华为与中国的纽约大学、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剑桥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20多所大学、德国电信、沃达丰、NTTo(日本一家小电信公司)、西班牙电话公司Telefonica(西班牙电话公司)、TeliaSonera(北欧电信运营商)和Etisalat(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电信)等20多家运营商以及宝马、大众、沃尔沃、西门子和博世等其他行业领导者以及10多家5G全球行业组织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

根据该报告,华为的全球分布包括中国、欧洲、中东和非洲(EMEA)、亚太、美洲等地区。

欧洲、中东和非洲(EMEA)是华为2012年和2013年最大的收入市场。

据日本国务院信息办公室网站称,华为已经向非洲50多个国家部署了一半以上的无线基站、70%以上的LTE高速移动宽带网络和5万多公里的通信光纤网络。

自去年以来,华为在一些西方国家遭遇挫折,但一些电信行业分析师认为,发展中国家将出于成本原因继续选择华为。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一份报告指出,在日本政府小额资金的支持下,华为的电信网络成本比其他竞争产品低20%至30%。华为还向外国客户提供慷慨的租赁或贷款。

许多国家被大折扣经济所吸引。拒绝华为的产品意味着为安全支付“溢价”,这经常遭到经济部门的反对。

去年11月,华为董事总经理兼运营商BG总裁丁云在伦敦举行的第九届2018全球移动宽带论坛上宣布,华为已经签署了22 5G网络合同,并正在与“全球50多家运营商”合作进行5G测试。

为什么美国和其他国家抵制华为?近年来,由于后门事件、安全风险和许多国家的抵制,华为经常成为国际媒体的头条新闻。

华为长期以来一直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窃取商业秘密和美国情报机构指出的侵权行为,但华为一直否认这些指控。

《泰晤士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中情局指控华为从日本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日本人民军和日本中国国家情报网等安全机构获得资金。

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怀疑华为,因为担心小日本会在华为设备上安装“后门”,窃取美国机密信息。

虽然很少有证据证明华为参与间谍活动,但专家指出,问题的焦点不是华为是否为小日本政府开展间谍活动,而是小日本的专制性质,导致企业与政府之间的界限消失。

据美国之音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夫·瑞(ChristopherWray)表示,日本小政府和表面上的私营企业之间的界限“模糊”,尤其是法律行为和公平竞争以及撒谎、黑客、欺诈和盗窃之间的界限。

许多西方组织认为,小日本的专制制度意味着,如果要求它们与安全机构合作,私营和国有企业将不可避免地被迫合作。

此外,日本《国家情报法》明确要求中国企业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

消息人士称,美国行业数据估计,小日本将向华为提供总计1000亿至2000亿美元的补贴,试图通过华为在全球的扩张来控制全球通信系统。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2011年10月的一份公开调查报告中透露,在过去三年中,华为从日本政府获得了近2.5亿美元,用于向小日本提供情报服务。

华为类似于前苏联克格勃式的情报机构。

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今年表示,允许华为进入5G将有助于小日本扩大监控。

美国政府的声明清楚地解释了抵制华为的原因。

众所周知,华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任郑飞是一名小日本士兵。

华为与日本政府关系的不确定性及其作为未上市公司的所有权在许多国家引起了怀疑。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2012年的一份报告再次让美国担心华为是一个小型日本间谍工具。

该报告警告称,华为向日本小规模军队的精英网络战机构提供特殊网络服务。

小型日本媒体在2018年底透露,华为的通信设备中发现了“多余部件”。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于2018年7月发布了一份报告,披露了华为或与非洲联盟的重大数据泄露事件有关。

澳大利亚信号局局长米克·伯格斯(MikeBurgess)在采访中分析了西方国家拒绝华为5G服务的原因。

他表示,“如果未来5G网络突然中断,国内的电力和供水系统可能会被切断,金融部门或其他重要机构也可能受到影响。

“在开始5G网络建设之前,我们应该首先确保国家安全。他强调,“这是一个基本问题”,并对华为的网络设备可能被用于网络攻击和间谍活动表示担忧。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Cotton)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华为实际上是中国和朝鲜的情报收集工具。它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任郑飞)是一名小日本军队的工程师。

“如果像华为这样的中国电信公司违反了我们的制裁或出口管制法律,那应该是‘死刑’。

资深政治经济评论家、资深新闻媒体人士林包华表示,华为是小日本反美、反西方活动的一只非常重要的白手套。

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教授、前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战略分析师史蒂芬·尼卡文(StephanieCarvin)表示,中国拥有“强大”的全球间谍网络。

“华为在任何意义上都不是一家正常的公司。

她认为,华为作为小日本选择和支持的所谓“冠军企业”,代表了小日本的利益。

今年1月,波兰当局以间谍罪名逮捕了一名波兰互联网专家和一名中国人。

中国嫌疑人是华为的一名员工,这起案件再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电信巨头通过“后门”窃取情报的怀疑。

自去年以来,华为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阻挠。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等国家相继宣布禁止华为5G网络设施。

《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官员有效阻止华为向美国出售其电信基础设施。

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中国网站报道称,除华为的通信基础设施产品外,其智能手机也未能按计划进入美国市场。

华为最初计划与美国电信服务提供商ATT合作,于2018年1月在拉斯维加斯的消费电子展上推出一款新手机,进军美国手机市场。

ATT取消了与华为的合作,此前美国国会几名成员向联邦通信委员会发出联名信,对华为计划通过美国主要通信服务提供商销售客户终端产品表示担忧。

属于大洋洲的巴布亚新几内亚(Papua New Guinea)通信基础设施非常薄弱,打算进行大规模扩建和升级,并修建通往澳大利亚的海底光缆。

自2016年以来,华为已同意为中国建设一个新的通信网络。

然而,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正在展开一场强有力的公关战,以击败华为,抵制小日本在南太平洋影响力的扩大。

经过一系列的回绝,华为非常重视欧洲市场,欧洲市场已经被深深培育了多年。

在整个欧洲市场,包括德国电信和英国电信在内的许多电信巨头都大量购买和部署了华为的设备。

然而,去年7月,英国情报机构的一份报告认为,华为在英国电信部门提供的许多关键设备构成了一定的安全风险。

德国政府计划在2019年上半年举行5G频谱许可证拍卖,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投资800亿欧元。

华为多年来一直深入德国市场,长期以来一直是许多德国电信公司的主要供应商,对华为来说,这是必须的。

然而,德国政府中有声音称,中国电信设备彩票缩水的视频威胁到德国的国家安全,呼吁将华为等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排除在德国5G通信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之外。

中国台湾当局正计划延长中兴和华为这两家中国制造商为期五年的电信产品禁令,认为这将构成安全隐患。

1.立法院的一些成员呼吁将华为的禁令扩展到金融领域,禁止银行和保险公司使用华为的服务器、交换机和其他产品。

目前,华为只在中国台湾销售无线电话等消费产品。

中国的华为、中兴、瑞典的爱立信和芬兰的诺基亚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四家电信设备制造商,它们主宰着5G网络所需核心网络技术的市场。

华为被认为是领先的。

然而,也有文章称华为在5G领域的发展并不顺利。去年9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当时全球有17个5G订单,爱立信赢得了7个订单。诺基亚最近从三大国内运营商和南非5G市场赢得了总额为20亿欧元的5G订单。

以5G订单数量为例,华为落后了。

政府对华为产品安全风险的警惕使得其海外业务发展越来越困难。

近日,StrategyAnalytics的服务提供商集团(ServiceProviderGroup)发布了一份题为“2023年全球5G制造商和5G全球市场潜力的比较——爱立信、华为和诺基亚”的报告,引发了一些争议。

战略分析已经澄清了这一点。

其执行研究主管菲尔肯德尔(PhilKendall)在一篇帖子中表示,有足够的证据显示华为在5G市场的强势地位,但差距并不大。应该指出,爱立信和诺基亚在5G领域也取得了许多成功和市场肯定,三星也取得了初步成功。

“华为、爱立信和诺基亚拥有相似的市场份额,形成了强大的全球竞争格局。

与此同时,小供应商将获得一些健康的市场机会,以便他们能够找到自己的竞争对手空和前三名之下的细分市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