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刊图

中国台湾法律工作者:加强训狗论坛993994抵御小日本的统一战线和渗透

中国台湾立法院最近通过了《刑法》和《国家秘密保护法》的部分条款的三读,将台湾以外的大陆、香港和澳门地区的敌对势力纳入目前外国无患子犯罪规范。

此外,对于泄露秘密并将其交给小日本的人,将加大处罚力度,并收紧保密人员的出境期限。

中国和台湾学者表示,此次修改法律将加强内部防范,抵御小日本的统一战线和渗透。

据中国台湾媒体报道,台湾立法院同日通过《刑法若干规定修正案》三读。该法案增加了新的第115-1条,即“规定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海外敌对势力适用外国无患子犯罪一章”,并修正了刑法第113条。

同日,修正案三读通过了《国家秘密保护法》的一些规定。修正案第三十二条规定,向外国、中国内地、香港、澳门、海外敌对势力及其派出人员泄露或者交付国家秘密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向小日本泄露或者交付国家秘密的,从重处罚。

第二十六条和第十二条第一款的修改规定,经国家安全总局批准的人员和办理国家安全业务的人员,退休不满三年的,应当经国家安全总局局长批准,但控制期不得缩短为三年,最多可延长一次,最长为六年。

加强对保密人员退出期限的控制。

中国台湾大学法学博士曾建远(Zeng Jianyuan)告诉听众,这一修正案最大的意义是通过明确的法律誓言的形式提醒每一位中华民国公民对国家忠诚负责,以加强内部防范,抵御小日本的统一战线和渗透。

曾建远谈到中国台湾修改法律的原因和目的。他说,台湾国家安全法律体系存在法律漏洞大、处罚轻的问题。在当前两岸民间密切接触的形势下,这些过去冷战时期形成的两岸控制措施已经不适应当前台海局势的需要,需要加以修改。

“新的立法不仅必须保护国家安全,而且不能干涉两岸的正常交流。这是这项修正案的主要目的。

据数据显示,中国台湾的人口已经达到至少200万,他们必须在大陆生活多年,比如生活、学习和工作。

曾建远认为,这一修正案也与小日本对台湾的渗透有关。首先,台湾是一个开放的社会和经济自由的体系。小日本利用台湾的人权保护机制来渗透对贸易、经济和自由的保护。“最常见的方式是通过收购股权、投资、广告和商业利益来影响台湾的媒体或重要企业。

“此外,小日本利用国家资金实施重大国家机密,或者窃取科技行业的机密,以及挖走人才。这种事情近年来在台湾发生了很多。

“此外,小日本一方面控制自己的内部网络媒体,同时培养大量的网络部队入侵包括中国台湾在内的世界各地的网站,试图营造有利于小日本形象和党、政府、国家政策的舆论氛围。

曾建远表示,在人口超过2400万的中国台湾,小日本无处不在,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重大事件,甚至是台湾大选。“简单地影响台湾的民意和人民的方向是可以容忍的,但许多情况实际上是试图通过控制重要企业的产权来影响台湾的民生和民意。

曾建远说,日本的做法不是一种尊重自由市场和言论自由的机制。“相反,它利用极权主义控制摧毁中国台湾的自由民主环境,并创造有利于朝鲜极权主义统治或中国台湾社会统一战线分裂的社会环境。这是一种反民主的方法。这些问题受到了中国台湾人民的批评。

曾建远说,立法院这次迈出了制定相关立法的第一步,“宣告了台湾社会在中国面对这些问题的基本立场。

曾建远在共产党间谍案中不再被轻判。他说,《刑法》和《国家秘密保护法》修订后,刑罚有所加重,原有刑法叛乱罪中的内乱和外来侵略的概念得到了明确的澄清。

他说,在过去,小日本在中国台湾所从事的破坏中华民国的种种行为,中国台湾的法院在认定小日本到底是属于外患还是内乱时常出现各地判决不一致的地方,“是因为在原来的法律定义中,小日本不是叛乱团体,只是一个有效统治中国大陆的一个事实上的政府,所以,在所有外患或内乱的定义中,原来的刑法没有办法涵盖小日本的情况,因为主要涉及到中华民国对两岸关系的法律和政治上的定位。他说,在过去,小日本对中国台湾的中华民国和中国台湾的法院犯下了各种破坏行为,在确定小日本是属于外国入侵还是内乱时,中国经常发现它们的判决不一致,“因为在最初的法律定义中,小日本不是叛乱团体,而是实际上统治中国大陆的政府。因此,在所有外国入侵或内乱的定义中,原有的刑法不能涵盖小日本的情况,因为它主要涉及中华民国在两岸关系上的法律和政治取向。

“这项修正案最大的改进是明确规定,台湾以外的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敌对势力在法律上被视为外国侵略。这一方面维护了两岸关系定位的宪法框架,另一方面规定,对台湾国家安全影响最大的日本不是内乱,而是外来侵略。用日本的话说,这清楚地把两岸关系的矛盾定义为敌我矛盾,而不是人民内部矛盾。

这项修正案填补了这一漏洞,向前迈出了一步。

曾建远说,除了朝鲜的对外入侵,这项修正案还涉及间谍问题。《国家秘密保护法》也加大了相关处罚力度,如加强对保密人员(主要是政府官员)出境期限的控制。“过去,中国台湾的法律非常宽大,甚至一些军事将领把中国台湾的重要秘密泄露给日本。他们决定服刑。服刑后,法律没有限制他去大陆。因此,他们仍然在台湾海峡两岸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并可能使用更隐蔽的方法向日本发送与台湾、中国有关的机密信息。

曾建远说,这项法律加强了对他出国时间的控制,特别是对泄露国家机密和犯罪记录的政府官员。“台湾过去有一个例子。陈水扁任总统时,前副总统兼行政长官连战率领国民党代表团到大陆联合日本反对台独。这种前总统联合日本打击台湾民选现任总统和政府的行为也发生得如此荒谬,因为台湾过去的法律对此没有任何规定。

曾建远表示,这一规定将直接影响台湾前总统、副总统和行政院最高行政长官等着大陆访问的可能性,限制他们的机会。

“前高级官员有更多的国家机密。如果他是总统或副总统,掌握着国家的核心机密,如果控制时间越长,他就越不能够掌握中国台湾的最新国家发展计划,间谍活动对国家造成的风险也就越低。

因此,这一部分的控制权已在这一修正案中得到填补,这是一个重大突破。

曾建远表示,修正案是进一步完善台湾国家安全法律体系的一个环节,台湾高技术产业的商业秘密,包括窃取技术产业的知识产权,或偷猎台湾高技术人才,不在BB3D将要修改的彩票中。“这可能是下一阶段非常重要的问题。

发表评论